<rp id="xralp"><object id="xralp"></object></rp>
<th id="xralp"></th>
<button id="xralp"><object id="xralp"></object></button>
<dd id="xralp"><big id="xralp"></big></dd>
    1. <tbody id="xralp"><pre id="xralp"></pre></tbody>
      1. <dd id="xralp"><track id="xralp"></track></dd>
      2. <em id="xralp"></em>

        CPTPP規則解讀系列報告(二) | 陳衛東:貨物貿易規則

        2021年10月09日 關鍵詞: 商務貿易

        編者按:

        2020年11月20日,習近平主席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七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發表講話時明確表示,中方將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2021年9月16日,商務部部長王文濤向CPTPP保存方新西蘭貿易與出口增長部長奧康納提交了中國正式申請加入CPTPP的書面文件。

        CPTPP以“全面且進步”為目標,被視為21世紀新型國際經貿規則的典范與引領者之一。CPTPP對貿易自由化、經濟全球化、區域經濟一體化的高度追求,與中國維護多邊貿易體制、深化國內改革、擴大對外開放的核心利益總體相符合,加入CPTPP將在規則層面、戰略層面和經濟層面對中國產生潛在積極效益。在新冠疫情對世界經濟復蘇帶來巨大沖擊下,作為世界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全球消費第一大市場的中國,如能順利加入CPTPP,將有助于推動全球化走出谷底并幫助世界經濟復蘇。

        “一石激起千層浪”,中國的加入申請因其意義重大而迅速引發各界高度關注和熱議。為普及CPTPP知識,推動CPTPP研究,中國法學會WTO法研究會特邀請一批長期從事國際經貿規則研究的專業人士,對CPTPP規則進行系列解讀,以饗讀者。

        本公眾號將陸續推出CPTPP規則解讀系列報告,歡迎讀者持續關注并提出寶貴批評意見。聯系方式: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漆彤教授,027-68753761,fxyqt@whu.edu.cn。

        CPTPP規則解讀之二:貨物貿易規則

        CPTPP貨物貿易規則比較成熟完備,主要涉及市場準入、資源獲得和區域價值鏈整合,基本上不涉及體制性或結構性問題。締約國實現零關稅的稅目數和貿易額占比接近100%,體現了促進貨物貿易自由化的先進性和進步性。同時,CPTPP為締約國階段性保護國內少數戰略性產業留下了一定的政策空間,一定程度上為締約國接受CPTPP框架下更高水平的貨物貿易自由化義務減少了后顧之憂。除零關稅之外,在禁止出口稅、禁止農業出口補貼、不得適用農產品特殊保障措施、關稅配額管理、動植物衛生檢疫和技術性貿易壁壘等方面,CPTPP也體現了取消締約國間貿易限制的更高標準和更嚴要求。

        一、 對CPTPP貨物貿易規則的總體評價

        CPTPP貨物貿易規則包含第2章至第8章,共計180余頁(不計各類附件、附錄、關稅減讓表和附函),主要體現了下列特點:

        第一,貨物貿易規則比較成熟完備,主要涉及市場準入、資源獲得和區域價值鏈整合,基本上不涉及體制性或結構性問題。大多數規則來源于WTO貨物貿易規則,合并了諸多WTO貨物貿易協定的條款。相比于其他領域,貨物貿易不是CPTPP新規則集中的領域,但也有諸多值得我們關注和提前研判的問題。

        第二,締約國實現零關稅的稅目數和貿易額占比接近100%,體現了促進貨物貿易自由化的先進性和進步性。除零關稅之外,在禁止出口稅、禁止農業出口補貼、不得適用農產品特殊保障措施、關稅配額管理、動植物衛生檢疫(SPS)和技術性貿易壁壘(TBT)等方面,CPTPP也體現了取消締約國間貿易限制的更高標準和更嚴要求。

        第三,仍給締約國階段性保護國內少數戰略性產業留下了一定的政策空間,一定程度上為締約國接受CPTPP框架下更高水平的貨物貿易自由化義務減少了后顧之憂。CPTPP允許通過市場準入談判制定各自的開放時間表,允許少量的排除,保留了適用反傾銷和反補貼措施等貿易救濟措施以及過渡性保障措施的權利。

        二、CPTPP貨物貿易的重要條款

        (一)關稅取消

        CPTPP第2章第2.4條規定,締約國應依照其減讓表,逐步取消對原產貨物的關稅。締約國最終實現零關稅的稅目數和貿易額占比接近100%,且立即實現零關稅的占比占85%以上,排除在零關稅之外的高度敏感產品極少。

        需要注意的是,不同國家的關稅取消具有不同的時間表,零關稅產品比重不同,且有不同的實施期。新加坡在協定生效起即全部零關稅,澳大利亞最晚第4年取消,新西蘭最晚第7年取消,加拿大最晚第12年取消,墨西哥最晚第16年取消,日本、越南最晚第21年取消且有少許保留。此外,加拿大、日本、墨西哥、越南還對少數產品保留了關稅配額,日本對部分農產品保留了農業保障措施和林業保障措施,加拿大和日本之間有專門的汽車貿易附件。

        (二)禁止出口稅費

        CPTPP第2章第2.15條規定,締約國不得對向另一締約國出口的任何貨物采取或維持任何關稅、國內稅或其他費用,除非在該貨物供國內消費時采取或維持此種關稅、國內稅或其他費用。這一規定與第2.12條“禁止進出口數量限制”一起,對締約國對資源類和原材料類產品的出口管制形成了嚴格的約束。

        (三)禁止農業出口補貼

        CPTPP第2章第2.23條規定,締約國不得對向另一締約國出口的任何農產品采取或維持任何出口補貼。

        2015 年WTO第十屆部長大會決議,同意停止和逐步淘汰農業出口補貼,要求發達國家成員立即取消出口補貼、發展中國家成員2018年取消出口補貼,特定的“加工品、奶制品和豬肉”等產品可延至2020年。盡管從實際執行情況來看,出口補貼的削減并未達到預定目標,但取消農產品出口補貼仍然是大勢所趨。

        (四)不得適用農產品特殊保障措施

        CPTPP沒有專門規定允許使用農產品特殊保障措施,相反,第2.28條規定,一締約國實施的WTO農產品特殊保障措施不得對另一締約國適用?,F有締約國中,僅有日本對該項義務存在例外。根據《日本農業保障措施附件》,日本可對其關稅減讓表中標有“SG*”等的特定原產農產品實施保障措施;其列出的七類產品各有專門的適用期限,逾期不再適用。

        (五)關稅配額管理

        CPTPP第2章D節對關稅配額的分配、配額的返還和重新分配、分配機制透明度等做出嚴格規定,目前日本、越南等四個締約國保留了關稅配額(主要針對農產品)。

        (六)貿易救濟

        根據CPTPP第6章,締約國之間仍然保留根據WTO相關協定適用反傾銷、反補貼和保障措施的權利。這給締約國階段性保護國內少數戰略性產業留下了一定的政策空間。CPTPP并不涉及“替代國價格”、“公共機構”、“外部基準”等中國關注的問題,也未嵌入美歐日近年來推行的“市場導向標準”、“補貼透明度”等標準。簡言之,在CPTPP層面貿易救濟問題不會引發各方關注的規則博弈和爭論,相關問題仍需要在WTO多邊層面來討論和解決。

        來源: 國際經濟法評論,作者:陳衛東,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

        想免費咨詢各類外貿投資法律問題?來中國貿促會“貿法通”平臺--www.ctils.com